• 西安一男子伙同他人制假 将工业醋酸变身食用醋 2019-07-12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2019-07-01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7-0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2019-06-17
  • 坚持和完善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两条新经验(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2019-06-17
  • 卢锋:宏观经济呈现企稳向好走势 2019-06-15
  • 镌刻下更美好的记忆(我与人民日报·纪念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4-30
  • 回复@不能这样啊:那你不是可以啥事不做天天甩起手耍?你自己不求上进还不准别人有所追求么? 2019-04-26
  • 城市环境研究︱湿地公园如何“积极保护” 2019-04-24
  •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出卖”你 2019-04-19
  • 红萝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9
  • 未来战场,马拉松冠军不一定是合格战士 2019-04-13
  • 宁陵县:法院家事的实践与创新 2019-04-13
  • 深化对经济工作主线的认识 从供需关系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9-04-12
  • 刚续约就这表现?铁卫诡异手球送礼 法国壕阵险被逼平 2019-04-09
  • 穿越小说吧!回到古代不是梦!
    欢迎您, [ 我的书架 ] 哇!繁體版
    好运彩彩票 > 我当王妃 > 吴笑笑 > 鬼医郡王妃

    3d布衣图库: 正文 第007章 公主选夫,完美结局 文 / 吴笑笑

        临刑前一晚,小小汐央了萧怀槿,要见广平候府的曹嘉,萧怀槿本来不同意,但是架不住这丫头的闹腾,最后只得同意了,这一次萧怀槿没有让别人护送小小汐前往刑部,而是他自己送了小小汐前往刑部。

        一行人到了刑部的大牢,小小汐要求自己单独一人见曹嘉,萧怀槿哪里放心,态度坚决的不同意,两个人便在刑部的大牢门前吵了起来,难得一次的吵架,虽然一个是皇帝,一个只是五岁的小小女孩。

        “义父,人家想要单独见一见曹嘉?!?br />
        “不行,这种穷凶恶极的女人,若是她别有用心,你会倒霉的?!?br />
        “她不是被关在大牢里吗,我只是隔着牢门和她说话?!?br />
        “那又怎么样,凶徒若是发起狂来,野力强大,能破门而出,朕不放心?!?br />
        光是一想到那画面,他便担心死了,生怕小小汐出什么意外,他都后悔同意带小小汐过来了。

        小小汐脸色严肃的望着萧怀槿,不满的问道:“义父,你真不同意?”

        “不同意,”萧怀槿头摇得像拨浪鼓似的,神态坚决。

        刑部牢门前的一干人个个一脸的汗,这一大一小两个人还真是让人头疼,不过两个人相处的画面竟然说不出的和谐温馨。

        五岁的小小汐气恼的瞪着萧怀槿,忽地哇的一声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叫:“父皇,你快来救我,西雪的皇帝他欺负我,他打我,他还虐待我?!?br />
        小小汐的话一起,大牢门前所有人都石化了,这是怎么状况。

        萧怀槿心惊肉跳的冲过去,一把捂住小小汐的嘴巴:“乖啊,小小汐,你别哭了别哭了,朕答应你了?!?br />
        他真是欠了这家伙的,呜呜,现在轮到他哭了,怎么就栽在这丫头手上了。

        “真的,你确定?!?br />
        小小汐收手,脸上一滴眼泪都没有,慧诘的大眼睛盯着萧怀槿,萧怀槿看得胃抽筋,却拿这丫头一点办法都没有。

        “确定,不过只有半个时辰,超过半个时辰,你就给朕出来?!?br />
        半个时辰已经足够了,小小汐抬眉望着萧怀槿:“义父,你真好?!?br />
        她说完转身往里走去,身后的元宝公公和小豆子公公都没敢跟上前去,这个小公主可不是等闲人,他们可不敢招惹她。

        身后的一干官员,个个猜测着先前的变化,小公主哭诉着好像透露出些什么,什么叫父皇,他欺负我,难道这个小公主,其实还是别国的公主,如果是这样的话,哪一国的皇帝有公主呢,稍微一想,众人便明白,大宣燕皇帝的女儿。

        人人脸上冒冷汗,不会吧,如若真是这样,燕皇帝会不会恼羞成怒的找他们西雪的碴子呢,人人担心起来。

        大牢中,广平候曹家的人,人人认命了,个个像死鱼似的,先前皇上的旨意已经下到牢房之中了,人人知道她们必死无疑,所以也没人再去哭喊了。

        小小汐一路走到广平候府老夫人的牢房外面,老夫人整个人瘦得像枯槁,此时正闭目养神,听到通道上的动静,徐徐的睁开眼睛望着廊道上的小人儿,那双狭长的凤眸中闪着幽冷的光芒,还有一抹冷戾的恨意,那瞳眸散发着的乃是一股熟悉的光芒。

        老夫人望着她,慢慢的想到这样的一双眼神是谁的。

        曹颖,死去的曹颖的,不,这怎么可能,曹颖怎么会活着呢,她怎么会没有死。

        “我的好祖母,我回来了,哈哈,我回来报仇了,难道你以为你杀了我们父女二人会没事吗?那你真是想得太多了?!?br />
        老夫人惊惧,连连的往后退,她想不明白,为什么,为什么死了的人还活着。

        “你是谁,这世上没鬼,对,没鬼,你是在装神弄鬼,你究竟是什么人?”

        小小汐唇角是鄙视的冷笑,阴森森的开口:“难道真是好日子过多了,连孙女儿都认不识了?!?br />
        “鬼啊,鬼?!?br />
        老夫人大叫,空旷的牢房里,没有隔音,很多人听至了老夫人的叫声,纷纷惊悚,簌簌发抖,想不通老夫人为什么叫得这样凄惨,小小汐蹲在牢门前,浅笑嫣然的望着那个惊恐望着她的老女人,此刻只剩一副枯槁神容,再没有往日的金尊玉贵,威风凛凛的样子,她的快乐也只不过维持了五年,便土崩瓦解了。

        “哈哈,”小小汐娇笑,看也不看那已疯疯颠颠的老女人,这老女人其实早就后悔了,在她的儿子登上候位不久,她发现要坐好广平候府候爷的位置并不如想像的那般好,她的儿子接触不了西雪的核心,在京城这样遍地王候将相的地方,他可怜的像一个小丑,他们所得的庇荫也不过是前候爷留下的一份体面,所以才能支撑着。

        她好悔啊,为什么非要谋夺了候爷的命呢,他也是她的儿子,有他在,她这个母亲就一辈子享着福,候爵之位是谁的真的不重要,可是她悟时已晚,现在还害得儿子媳妇还有孙子孙女全都命丧黄泉。

        “鬼啊,鬼啊?!?br />
        老夫人受不了刺激,终于疯魔了。

        小小汐没理会后面疯了似的老夫人,一路越过众人的牢房,走到了曹嘉的牢房门外,此时曹嘉再不复从前的温婉可人,整个人瘦弱得可怕,脸色惨白,头发凄乱,她没想到她咬出了万清沐,并没有逃脱一命,反而让她死得更快,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曹嘉看到牢门前的小小汐时,像看到了救命稻草似的扑了过来,隔着栏杆,大叫:“小公主,救救我,求求你了,救救我吧,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br />
        她嚎啕大哭,早知道,早知道她不贪心了,她安安份份的嫁给万清沐,这样就不用死了,现在她不想嫁人的事情,她只是不想死啊。

        “小公主,求你帮帮我吧?!?br />
        “曹嘉,当初我也不想死,可是你为什么不放过我呢?”

        灯光幽幽昏沉,本来稚嫩的声音,忽地暗沉忧怨,好似从地狱之中窜出来的一般,曹嘉抬眸望去,那小小的身影中似乎蕴藏着一个人,一个悲哀绝望的人,那时候,她一双绝望的眼睛望着她,死死的望着她,她做梦都能梦到这样的眼神,常常从梦中一惊而醒,现在这样一双眼睛便重现在眼面前。

        曹嘉惊骇的往后退,颤抖着手,指着小小汐。

        “你,你?”

        “没错,是我,曹嘉,我是曹颖,我回来了,我拿回了属于我父亲,属于我的东西,你们这些狼心狗肺,害我父亲,杀我的凶手,我不会放过的,现在你们统统都要死,记着,这是你们的报应,这是报应?!?br />
        小小汐森冷的声音回响在牢房里,曹嘉拼命的摇头,不,她害怕得想死,为什么,为什么这样,曹颖怎么会没死。

        现在她终于知道她们广平候府的人为什么会被抓,因为是她,是她想要她们死。

        是她回来找她们算帐了,所以她们一个也躲不掉。

        “哈哈,曹颖,你没死,没想到你竟然没死,你化成厉鬼了?!?br />
        曹嘉的心里压根不知道重生这样的事情,所以她以为曹颖化成厉鬼附在了小小汐的身上,所以她回来报仇了。

        小小汐懒得再理会她,小小的身子转身离开。

        身后的曹嘉尖锐的叫声回响在牢房里:“厉鬼啊,厉鬼回来报仇了?!?br />
        天近亮的时候,曹嘉用自己的一条腰带吊死在了牢房里。

        曹家的所有人,以及平阳候府的万清沐被押赴菜市场斩首示众。

        这一日,同时是宫中选皇后的日子,无数豪华的马车,争先恐后的一路进宫,本来还以为广平候府的曹嘉会成为西雪的新后,没想到广平候府竟然如此蛇蝎心肠,现在满府被斩,那么她们又有希望了。

        选秀的殿阁内,萧怀槿正端坐在殿阁的上首看大殿下面千姿百态的女子,或温婉可人,或端庄大方,或冷傲如霜,可是为什么他就是对这些女人提不起兴趣呢,甚至于有些厌烦的感觉,可是他不是想生一个小小汐那样的女儿吗?

        萧皇帝脸色有些幽暗,一言不吭的看着大殿中有条不斋进行着的选后殿礼。

        正在这时,殿外元宝公公和小豆子公公,脸色难看的飞奔了进来,元宝公公手里还扬着一封信,一路穿过众人直奔殿阁前面。

        “皇上,不好了,小公主留下一封信离宫出走了?!?br />
        萧怀槿的身子噌的一下站立起来,心瞬间空落落的,好像什么都没有了,他又是孤苦无依的一个人了,他只觉得周身拢着冷寒的气流,一双瞳眸幽冷如寒冰。

        殿下谁也不敢说话,大家都知道皇上宠小公主,没想到小公主竟然离宫出走了,这是什么意思?

        元宝公公赶紧的把信送到皇上的面前。

        只见上面有娟秀的字迹,俏皮可爱的写着。

        “义父,我走了,回大宣去了,谢谢你,小小汐会一直记得你的,小小汐祝你娶一个喜欢的女人为后,祝你早日生个可爱的小女儿?!?br />
        萧怀槿僵硬着身子,一脸的寒气,手指慢慢的紧握起来,他只觉得难受,小小汐,她真的走了,她终究不属于他,她是燕祁的女儿,为什么不是他的呢?

        萧怀槿扔下了一殿的佳丽,拿着一封信直接的离开了。

        接下来皇帝三日未上早朝,因为皇上心情不好,吹了一夜的风,竟然生病了。

        白泽白将军进宫探望皇上,见皇上神容憔悴,精神十分的不好,白将军赶紧的劝他。

        “皇上,保重龙体要紧,若是皇上实在喜爱小公主,臣可以去把小公主找回来?!?br />
        萧怀槿摆手,垂头丧气的说道:“怎么找,她是大宣的公主,你敢和燕祁抢女儿吗?”

        “啊?!?br />
        白泽惊叫,他没想到小小汐竟然真的是大宣皇室的公主,先前他听到这个传闻还有些不相信呢,如若小小汐是大宣皇帝的女儿,怎么可能会跟皇上回京,没想到现在竟然真的是这样。

        “皇上,你既然如此喜欢小孩子,何不早日立后,只要立了皇后,就可以早早的生下小女儿了?!?br />
        “可是朕只想要小小汐这样的一个女儿?!?br />
        萧怀槿歪在床上,有气无力的说道,对于选后的事情,一点也提不起劲来。

        虽然京中不泛名门佳丽,有些女子更是美艳非凡,可是他看来看去,这些女人身上都有一股子俗气,还是小小汐可爱水灵,一频一笑都带着灵气,就像小仙女似的。

        小小汐那样水灵的女儿,他怕是生不出来了。

        皇上越想脸色越暗,越提不起兴趣来。

        白泽望着龙床之上的皇上,慢慢的有些心惊,皇上哪里是把小小汐当女儿啊,这患得患失的模样,分明是一个为情所困的男人啊,皇上不会是喜欢小小汐吧。

        白泽心惊胆颤的开口:“皇上,你不会是喜欢小小汐吧?!?br />
        萧怀槿不疑有他,立刻接口:“朕自然是喜欢她的,朕就想有她这么一个小女儿,别的女儿不想要?!?br />
        萧怀槿说完,望向白泽:“不如我们从燕皇帝手里把小小汐抢过来,怎么样,把小小汐抢过来给朕当女儿?!?br />
        白泽有些头疼的提醒萧怀槿。

        “皇上,你确定自己真的是把小公主当成女儿吗?而不是喜欢的女人?!?br />
        “喜欢的女人?”

        萧怀槿不以为意,待到意会到白泽话里的意思,不由得脸色难看了,身形一动,从龙床上跃下来,一拳便对着白泽挥了过去,妈的,竟然胆敢亵渎他对小小汐的感情,他是当小小汐是女儿的。

        白泽挨了一拳,半边脸立刻黑了肿了,不由得急速的后退,不过嘴里未停。

        “皇上,你醒醒吧,如若你真的把小小汐当成女儿,为什么会对她牵肠挂肚的,如若把小小汐当女儿,为什么如此患得患失,还有你仔细的想想,你想娶别的女人吗。想和她们生下别的女儿吗?”

        白泽的话,使得萧怀槿的脸色越来越黑,越来越惊惧,他无法忍受别的女人,也不想别的女人。难道他真的喜欢小小汐。

        那他岂不是禽兽不如了。

        萧怀槿的脸色难看异常,僵硬着身子望向白泽:“难道我是禽兽,小小汐才五岁啊?!?br />
        白泽沉稳的报拳:“皇上,你之所以受小公主吸引,正因为她不像一个五岁的孩子,如若她表现的真的像一个五岁的孩子,臣相信皇上不会受她吸引的,而是因为她不像五岁的孩子,所以皇上才会受到她吸引?!?br />
        萧怀槿挑眉,点头,确实是这样,从他第一眼看到小小汐,她就像一个小少女,而不是一个五岁的孩子,有时候,他甚至觉得她就是一个少女,一个豆蔻年华的少女,而不是五岁的小孩子,他是真的喜欢上她了吗?

        萧怀槿对于这个一点也不排斥,大不了他等她长大。

        可是萧怀槿想到一件顶重要的事情,脸色随之难看起来。

        小小汐是燕祁的女儿啊,那个家伙看见他就恼,怎么可能会把女儿嫁给他呢。

        萧怀槿仰天长啸,别人娶个媳妇很容易,为什么到他这里这么难啊。

        “白泽,小小汐是大宣皇室的公主,朕只怕?”

        白泽沉稳的在一边开口:“皇上,重点是你喜不喜欢小公主,如若喜欢她,又想娶她,那么臣相信皇上定然可以达成心愿,能打理西雪的万里江山的皇上,娶一个女人应该不是难事,心诚所致,金石为开,臣相信大宣的皇帝定然希望自个的女儿幸福,即便他再恼皇上,肯定也是以女儿的幸福为重的,何况我们西雪和大宣已是和平之国,如若大宣的皇帝想两国和平,把女儿嫁给我们西雪,又可让天下太平数十年,何乐而不为啊?!?br />
        白泽沉稳的分析,果然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啊。

        萧怀槿终于眸光拢上坚定的神彩,没错,就算小小汐是燕祁的女儿又如何,他已经有了一个小染儿,给他一个小小汐不为过吧。

        小小汐,朕等你长大。

        ……

        大宣的皇宫。

        云华宫里隐约传出说话声,此时正是早朝过后,宫殿内,围满了一桌子人在用膳,大家一边吃饭一边说话。

        燕祁燕皇帝的脸色有些不好看,语气也不太好,火大的说道。

        “宁容的办事能力越来越差了,朕派他前往西雪去带小公主,没想到到现在还没有把人带回来,朕打算再派人去西雪?!?br />
        云染顿了一下,其实这事不怪宁容,是她暗中下了一道密旨给宁容,让他协助小公主做完小公主该做的事情,所以宁容和小小汐才没有这么快回来。

        “燕祁,我忘了告诉你一件事,我下了一道密旨给宁容,让他陪小公主待一些日子,等她愿意回来再带她回来?!?br />
        “你?”

        燕祁错愕,原来却是这个媳妇儿给他拖后腿的,难怪女儿一直没有回来。

        “染儿,你怎么能拖我的后腿?”

        云染微笑点头:“是的,夫君,我拖后腿了,你这是打算和我秋后算帐吗?要不要惩罚我不吃饭,待在寝宫里闭门反思?!?br />
        云染话一落,燕皇帝立刻一脸笑,伸手挟了一筷子黑木耳递到云染的碗里。

        “怎么会呢,既然是染儿下了密旨,这事就怪不得宁容了,相信小小汐很快就会回来的?!?br />
        本来还生气火大的燕皇帝,此时春风化雨露,满脸温情款款的笑意,细心的照顾着云染,还关心的询问云染觉得肚子怎么样,眼下云染怀孕四五个月了,胎动已经开始了,再加上恶心呕吐,所以很幸苦,燕皇帝很心疼。

        云染一边吃一边幸福的笑起来,低头吃东西。

        桌边的昭阳延庆和小太子吃吃的笑起来,父皇就是个妻奴,本来还生气发火呢,一听到母后说话,立马就变成了小绵羊,真是让人叹为观止。

        小太子摇头晃脑的说道:“父王没救了?!?br />
        这是小小汐曾经说过的话,所以小太子拿来用一下。

        不过燕祁一听到儿子这话,可就不高兴了,抬起手拍的一声朝小太子的脑袋拍过去,面容严肃的训斥:“楚奕宸,太子太傅先前和朕说,你昨天竟然送了太傅大人一只蚂蚱,有这回事吗?”

        楚奕宸虽然五岁,长得很可爱,但是同样的和一般五岁的孩子一般,生性捣蛋,没事便捉弄太子太傅,这让皇帝很头疼。

        小太子一听到父皇的话,乖乖起身忏悔。

        这是妹妹说的,主动认错还是好孩子,让他学乖一点。

        “父皇,儿臣错了,儿臣以后不敢了,以后不把蚂蚱塞进太傅的裤档里?!?br />
        饭桌上本来盯着小太子的人个个面容有些扭曲,这家伙是不是太夸张了,竟然把蚂蚱塞进太傅的裤档里,难怪太傅跑皇上面前告状。

        这一次连云染都不包庇自个的儿子了,面容严肃的望向小太子,。

        “小宸,饭后给我在这里反省思过,另外给我写一份检讨书,下次再发生这种事情,看我不扒了你的皮,你是太子,太子以欺弄别人为乐,你这太子也当到头了?!?br />
        小小宸一看母后生气了,这下是真的意识到自己似乎真的做错了,母后可是很疼他的,看来他真做错了。

        小太子眼里汪了眼泪:“母后,儿臣知道了,儿臣以后不敢了?!?br />
        昭阳和延庆二人起身:“父皇,母后,你们别生气了,小宸太小了,所以才会这样做的?!?br />
        燕皇帝没说话,云染冷哼:“五岁不小了,身为太子要以身作则,若是日后外面流转出太子以欺弄别人为乐,你以为别人还尊着你爱着你吗?”

        云染盯着小小宸,小小宸抽泣起来。

        正在这时候,殿外有欢快无比的声音穿透大殿,飞了进来。

        “父皇,母后,哥哥?!?br />
        小小汐的小身子如一只小彩蝶似的从外面奔了进来,此时的她,再不复从前的疏离淡漠,而是甜美可爱的,像一个快乐的五岁小孩子,她的心中终于再没有了任何的郁结,以后她就是父皇母后的心肝宝贝,她要陪着他们,陪着小小宸一起长大。

        燕皇帝和云染二人一听到这声音,飞快的掉头望过去,看到自个的小女儿飞奔而进,两个人不由得笑了起来。

        小小宸是反应最快的一个,他比别人更想小小汐,因为他和小小汐是双胞胎,双胞胎本来就亲昵,又有心灵感应,这些日子小小汐不在宫里,他好想她,好寂寞无聊,正因为这样,所以他才会捣乱的。

        不过现在妹妹回来了,这真是太好了。

        小小宸早忘了自己被惩罚的事情,欢快无比的转身,朝着小小汐奔了过去。

        “妹妹,妹妹,你回来了?!?br />
        “是啊,我回来了?!?br />
        两个小家伙飞快的抱到一起,亲热无比的抱着相互跳跃起来。

        不远处的燕祁云染,以及昭阳和延庆等人看到两个小家伙亲热抱着的画面,不由得笑了起来。

        小小汐和小太子亲热了一会儿,拉着小太子一路走了过来,小丫头仰起粉嫩如花的小脸蛋,甜美可人的朝着燕祁和云染叫起来:“父皇,母后,儿臣回来了?!?br />
        燕皇帝倒是惊奇了一回,这个小女儿不是一向淡漠疏离吗,怎么去了西雪一趟,竟然如此活泼可爱了,萧怀槿做了什么,让她的性格转变得这么快。

        云染则知道小小汐的心结定然是解开了,所以她才会如此的快乐开心,云染开心的点头:“好,回来就好,你回来父皇和母后就放心了,你不在,父皇和母后担心死了?!?br />
        “以后,儿臣再不让父皇和母后担心?!?br />
        小小汐甜蜜蜜的说道,云染满意的点头,昭阳和延庆二人忍不住冲过去,抱了抱小小汐。

        几个小孩子亲热的围在一起说着话,燕祁和云染二人看着亲热的一家人,脸上的笑意挥之不去。

        两个人相拥着慢慢的起身离开,燕祁陪着云染去外面散步,把这空间留给小孩子,不过云染临离开后,没忘了一件事。

        “楚奕宸,别忘了反省思过还有写检讨书的事情?!?br />
        “啊,”小太子惨叫,小小汐赶紧的问哥哥怎么了,昭阳公主立刻把小小宸犯的错告诉小小汐,小小汐笑起来,伸手拉着小小宸:“哥哥,小汐帮你一起反省,所以你别担心?!?br />
        “好?!毙√痈咝肆?,满殿都是欢快的笑声。

        十年后。

        河海晏清,天下太平。

        大宣最近发生了一件振备人心的大事,定国公主楚汐及笄之后,皇上下旨,给公主公开选驸马,这件事一出,整个天下都沸腾了,不但是本国的青年才俊,就是别国的青年才俊也纷纷赶到大宣的京都来。

        公主可是大宣皇上和皇后娘娘的心头肉,在公主及笄之日,皇上特地下旨赐封公主定国封号,给予公主至高无上的荣宠,同时向天下所有人诏示,这个公主是多么的金贵。

        当然这不是吸引各地青年才俊的主要原因,真正吸引天下青年才俊前仆后继赶往大宣京都的原因是公主才貌双全,是天下少见的绝色美人,不但人美,而且才情高超,一支琉璃花雨的舞蹈,惊艳天下,听说公主的琉璃花雨不但是她的舞,还是夺命一杀,那些七彩的琉璃花,乃是致命的暗器。

        总之关于公主的传闻,天下人闻之无不神容皆动,所以一听到公主要公开选夫,各地的青年才俊纷纷的赶往大宣的京都。

        京城最豪华的街道上,皇帝下令礼部早早搭起了凤凰台,这是给公主招驸马用的。

        选驸马这一日,凤凰台前人来人往的好不热闹,无数的青年才俊围绕在凤凰台前,每一个人都是俊雅出色的,或如毓秀的青竹,或如刚毅的高山,或如清雅的风,总之此番赶来凤凰台的人,皆是出色的男儿家。

        凤凰台临街的茶楼里,端坐着一对耀眼炫目的妙人儿,男子眉眼如画,唇角是温润如水的笑意,只一双瞳眸流露出凌厉的锋芒,周身的气息收放自如,可见此人不是寻常的角色,再看他对面懒洋洋歪靠着的少女,狭飞的凤眉,下面是一双细长带着些许邪气的瞳眸,眉眼流转着,便是一抹摄人心魂的光彩,唇角的笑慵懒而诱惑,轻慢的端着一杯茶往嘴里倒。

        她慢不经心的望着街对面的凤凰台,无语的勾了勾唇角。

        “父皇真是无聊,搞什么公主选夫,他就是故意的?”

        这说话的女子,正是天下人闻之心动,急欲一见的定国公主楚汐。

        楚汐的对面端坐着的是她的太子哥哥楚奕宸。

        楚奕宸眸光幽暗一笑,望向对面的妹妹,有时候,他觉得妹妹更像他的姐姐,在他十五年的人生路上,妹妹帮助了他很多,他可以这样说,他能有今天这样的成稳睿智,聪慧不凡,其中少不了妹妹的功劳,他爱这个妹妹,但是一想到妹妹即将远嫁西雪,他心里就不甘心,而且妹妹嫁的那个人还是一个老男人。

        不要说父皇,就是他,心里也满不是滋味,他的妹妹,应该配一个旗鼓相当,文武全才的年轻儿郎,怎么偏就配了西雪的那个老男人了。

        楚奕宸想到这个,冷哼一声:“谁想从我们的手上把我们的宝贝娶走,自然是要付出代价的?!?br />
        楚汐懒洋洋的一笑,邪魅的扫了对面的哥哥一眼:“亲爱的哥哥,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父皇的心思?!?br />
        不就是想教训萧怀槿吗?

        十年的时间里,萧怀槿一直在她的生活中出现,一点一滴,慢慢的渗透到她的生活中,从吃的到玩的,从穿的到用的,每一样都快马加鞭的送过来,慢慢的她接受了他,喜欢上了他,虽然她的外形是小小女孩,可是她的内心却是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她看到了一个男人对她的执着,她不会无动于衷,那样的一个出色的男人,为她放弃了皇后,放弃了西雪的那些女人,苦苦的等候她十年,她有什么理由拒绝他呢。

        楚汐忽地凑近楚奕宸的身边,笑眯眯的说道:“哥哥,要是他受伤了,你给我悠着些吧?!?br />
        她说完身子一抽退后,依旧靠在软榻上喝茶。

        楚奕宸一愣之后,不高兴的瞪着楚汐:“妹妹,你这还没有出嫁呢,便护着自个的夫君了,真是女大不中留?!?br />
        “哈哈,哥哥,别忘了你还没有娶妻呢,你这般为难我,我到时候要不要好好的为难为难我的嫂子呢?!?br />
        “哼,”楚奕宸再瞪了妹妹一眼,兄妹二人还没来得及说话,外面响起震耳欲聋的欢叫声,原来对面凤凰台上的比试已经开始了,第一个环节,比武,凡是想娶公主的都可以上台比武,不过必须先拿到礼部的名册,并不是所有阿猫阿狗都可以参加公主选夫的,这上台比试的人,人品和家世必须先要过关,公主嫁不嫁是次要的,但是这参选的人太低了,可就降了公主的格调,所以上台比试的每一个青年才俊都很出色。

        雅间里,楚奕宸又开始不遗余力的撬墙角。

        “妹妹,你看看这些家伙长得都不错,比西雪那个糟老头子强一百倍,你说他那么老了,你还这么嫩,你真的甘心让他老牛吃嫩草吗?还不如换个嫩牛来吃嫩草?!?br />
        楚奕宸话一落,头顶啪的一声一巴掌掀了过来,太子又挨了妹妹一巴掌。

        楚汐一本正经的说道:“哥哥,我就喜欢老牛吃嫩草,不喜欢小嫩牛?!?br />
        事实上她的骨子里,和萧怀槿差不多,所以她看萧怀槿反而正好和她般配,倒是看台上的这些所谓的青年才俊,个个都让她觉得毛燥,一个个都是毛头小子罢了。

        比武一直进行到下午还没有结束,因为人数太多了,不过萧怀槿一直没有发现,太子楚奕宸忍不住幸灾乐祸起来。

        “妹妹,你说他会不会不来了,知道自己打不过人家,所以不来了,哈哈,这样真是太好了?!?br />
        太子楚奕宸忍不住愉悦的笑起来,一侧的楚汐抬了抬眉,懒洋洋的说道:“哥哥,你真是想太多了?!?br />
        楚奕宸依旧心情极好的指着台上的两个人:“你看那个黑衣少年,怎么样,他是驻守涟阳关的沈瑞沈大将军的儿子,人称神臂少年,他不但人长得出色,而且身手极端的厉害,是个很不错的人物?!?br />
        若是妹妹嫁给这小子的话,那以后就不用离开大宣了。

        楚汐懒洋洋的望了一眼凤凰台上打斗成一团的两个人,其中一人,身着黑衣,眉眼立体精致,一看就是厉害的少年,楚汐认识他,沈瑞沈大将军的儿子沈珏,这家伙一直表示喜欢她,这一点楚汐是知道的,但是楚汐对他没感觉,比她还小一岁,分明是一个未成年少年,她可下不了手。

        凤凰台上,很快发出端睨,另外一人根本不是沈珏的对手,很快被沈珏逼到了台角之上。

        正在这时,一道紫色的流光,从凤凰台外破风而来,一路拉出长长的紫色烟霞,人未到,声先到:“就让朕来会会这位小将?!?br />
        此话一起,凤凰台四周人人倒抽一口冷气,朕?

        这是谁,个个认真望去,便看到凤凰台上,一个俊美成熟的男人,身穿一袭绣金纹的紫色锦袍,袍摆宽大如流去,从半空疾射而来,划开一道紫色的烟霞,如神抵一般的落到高台之上,四周的台下,人人醒神,这不是西雪的皇帝吗?

        没想到西雪皇竟然想娶他们的公主,这出公主选夫越来越有意思了。

        十年时间的浸淫,此刻的西雪皇萧怀槿周身霸气张扬,狂放自如的强大肃杀之气,他一出现,便气势性的压倒了台下的众人,台上的黑衣少年沈珏,脸色拢着冷霜,素手怒指着对面的西雪皇。

        “西雪皇,你这么老的人竟然想娶我们定国公主,你做梦,本公子绝不会把公主让给你的?!?br />
        “那朕也要告诉你,定国公主是朕喜欢的人,是朕的宝贝,朕不会让任何人夺走她的,既然我们两个人都想娶她,那么来吧?!?br />
        紫色流光闪过,强劲的疾风直往少年沈珏的身上扫去,沈珏抬手一道劲气往西雪皇的身上击去。

        四周所有人都屏息,看着高台上的情况。

        个个对于少年沈珏报了一把同情心,这少年虽然厉害,但对上的是西雪皇,只怕他没有胜算。

        凤凰台对街的雅间里,太子楚奕宸脸色难看的怒骂:“这个老牛吃嫩草的家伙果然来了,无耻,不要脸,竟然和人家一个少年抢媳妇,实在是有失斯文?!?br />
        楚汐提醒楚奕宸:“有失斯文还不是你们逼的?!?br />
        楚汐眸光拢着温柔的光辉,掉首望着夜幕之中的男子,眉眼擒着霸气,一年比一年霸道了,现在的他是一个真正霸气的帝皇,一个强大霸道的男人。

        凤凰台上,西雪皇萧怀槿自然比沈珏的霸气沉稳有后劲,沈珏倒底只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虽然对武功有天赋,但太激进,所以越往后打越不是萧怀槿的对手,最后被萧怀槿给迫下了凤凰台。

        少年的眼睛一片赤红,手指握得咯嘣咯嘣响,他喜欢楚汐,想娶楚汐为妻,为什么,为什么这么一个家伙要来和他抢。

        少年沈珏手指一握,怒指着西雪皇萧怀槿:“西雪皇,今日我败了,但今日之败,我永记在心,十年后,我上门向你讨教公道?!?br />
        他说完闪身没入黑夜之中,那背影说不出的丧气。

        萧怀槿可没有半点同情,这抢女人的事情,他可不会退让。

        西皇雪公开抢公主了,凤凰台四周一时间没人敢上前,萧怀槿抱拳笑:“既然没有人再和朕抢,那么公主?”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忽地四周有数道身影破空而来,一道冷讽的声音响起来。

        “想娶我皇妹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现在就让本宫和手下四大高手来会会你,只有打败了本宫和四大高手,才可以娶到皇妹?!?br />
        太子楚奕宸领着手下的四大高手穿透黑夜,落到了高台之上。

        凤凰台下一道道欢呼声响起来:“太子,太子?!?br />
        如果说定国公主是传奇式的人物,那么太子楚奕宸也是让人敬仰的一个人物。

        凤凰台上,萧怀槿望着对面的大舅哥,看出这大舅哥可不太喜欢他,无论如何,他不能再把大舅哥得罪了,若是这样,他还能顺利的抱得美人归吗?萧怀槿的心里很快有了如意算盘。

        凤凰台上很快打了起来,以五对一,楚奕宸可不会和萧怀槿客气,总之想娶走他的妹妹,他就不爽,他就不开心。

        高台上,很快现分晓了,萧怀槿很快落于下方,一着不慎竟然吃了太子楚奕宸一拳,太子一拳得手,并没有后退,再次的一拳挥了出去。

        萧怀槿退也不退,既然大舅哥想打他,那就打吧。

        正在这时,一道娇喝之声从暗夜之中穿透:“哥哥,来接我一招?!?br />
        暗夜之中,飘浮而过数道七彩琉璃花,像下了一场七彩的梨花雨一般,无数的七彩琉璃花在暗夜之中旋转而过,这琉璃花雨之中,一个头戴银冠,肩披紫色轻纱,身着紫色逶迤长裙的女子飘然而出,脚踏旋转的琉璃花,头上无数琉璃花包裹着她,使得她整个人好似被花雨包裹住一般,徐徐的从暗夜之中飘然而来。

        凤凰台四周,有人惊呼出声:“定国公主?!?br />
        “果然是定国公主,好美啊?!?br />
        “是,公主果然好美?!?br />
        此次彼落的声音响起来,楚汐手中的三道琉璃花打向了自己的哥哥楚奕宸,楚奕宸因为暗器的袭击,飞快的收回手退了回去,不满的瞪着自个的妹妹,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

        再看萧怀槿,却是眸中拢着满满的温柔光泽,一看到那从暗夜之中飘然而来的女子,周身愉悦的光辉,一笑山河醉。

        凤凰台不远处的街角,一辆豪华的马车,马车之中有人正掀帘观望,看到那穿透暗夜,飘然而至的女子身影,不由得重重的叹口气:“果然是女大不中留啊,而且萧怀槿真是鄙卑啊,竟然故意挨打?!?br />
        这说话的人正是燕皇帝,只要一想到自个的女儿竟然被萧怀槿这个家伙给娶了去,他就心情不畅。

        马车一侧的云染,就着他的手往外看,看着暗夜之下一对相拥的壁人,忍不住笑道:“我看挺不错的啊,你也是的,非要搞出这公主选夫的戏码,现在好了,小汐的态度可是表明了,她喜欢萧怀槿了,所以你快把你的不甘心收起来吧?!?br />
        “我怎么这么命苦,”燕皇帝抚胸不甘心的叫。

        云染忍不住哈哈笑起来:“难道你不希望这天下有一个人如你这般深情的人珍惜小汐吗,现在小景就是那个人,你有什么好苦的?!?br />
        燕祁听到这个总算不说话了,伸出手抱着云染,两个人静静的望着凤凰台,燕皇帝慢慢的勾了勾唇,俯身亲了云染的唇角一下,是啊,有什么比女儿的幸福更重要呢。

        暗夜之中,凤凰台四周掌声雷动,欢呼声此次彼落。

        虽然很多人没有娶到公主,但是公主嫁给西雪皇却是让人高兴的事情,天下会一直太平下去喔。

        ------题外话------

        正式结束了,过年了,亲爱的姑娘们新年快乐啊。
    (快捷键 ←)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
    全文阅读 | 加入书架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书页 | 返回书目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我们拒绝任何不健康小说,一经发现,即作删除
    本站所收录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本站所做之广告均属其个人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确有与法律抵触之处,可向我们举报
  • 西安一男子伙同他人制假 将工业醋酸变身食用醋 2019-07-12
  • 5月一二三线城市房价环比都涨了,后续会咋样? 2019-07-01
  • 现代交通越来越发达,但现代闲人也越来越是龟缩在了大城市,而且一出洞往往散发大量颓废[YY] 2019-07-01
  •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 2019-06-17
  • 坚持和完善我国基本经济制度的两条新经验(纪念改革开放四十周年) 2019-06-17
  • 卢锋:宏观经济呈现企稳向好走势 2019-06-15
  • 镌刻下更美好的记忆(我与人民日报·纪念人民日报创刊70周年) 2019-04-30
  • 回复@不能这样啊:那你不是可以啥事不做天天甩起手耍?你自己不求上进还不准别人有所追求么? 2019-04-26
  • 城市环境研究︱湿地公园如何“积极保护” 2019-04-24
  • 西安市民大多未留心超市购物小票 小心纸片“出卖”你 2019-04-19
  • 红萝卜-热门标签-华商生活 2019-04-19
  • 未来战场,马拉松冠军不一定是合格战士 2019-04-13
  • 宁陵县:法院家事的实践与创新 2019-04-13
  • 深化对经济工作主线的认识 从供需关系看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2019-04-12
  • 刚续约就这表现?铁卫诡异手球送礼 法国壕阵险被逼平 2019-04-09
  • 彩票投注 广西11选5走势图开奖结果查询 河北11选5开奖直播 河南福彩幸运武林玩法 冠总射手榜 mlb淘宝正品店铺 兑换网 彩经彩票网 陕西快乐十分玩法技巧 快乐8开奖结果和值 微信彩票怎么进不去 天博娱乐场开户注册 广东快乐10分公式规律 老私彩靠谱平台 彩客网代理